“两山论”诞生地这十年

发布时间:2018-08-28      浏览次数:        字号:[ ]


  2005年和2006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两度在湖州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十年间这座城市生态建设明显改观。

  2005年和2006年,习近平两度在浙江湖州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十年间这座城市的生态环境明显改观。

  治矿只是保护“绿水青山”的第一步,第二步则要产业升级,转化成“金山银山”。

  太湖综合治理的每次评审,都是水利部门和勘察设计单位慎重讨论着过来的。猴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讨论时,双方意见又产生了分歧。“勘察设计单位一定要钢筋做地脚,我们不同意。”

  因为女主角林允是家乡人,猴年春节,在浙江省湖州市,电影《美人鱼》备受关注。作为一部环保主题的电影,在南太湖第一批建设者李东民看来:“《美人鱼》演的就是一个要绿水青山还是要金山银山的‘两山论’故事。”

  “两山论”指的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环保业界耳熟能详的名言,被视为是习近平生态文明观的集中体现,而南太湖的这座地级市,对“两山论”则有着特殊的十年感受。湖州市委书记裘东耀说,“湖州十年的发展历程,就是全市广大干部群众坚持以‘两山’重要思想为指引,走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历程,我们就是要坚定不移地照着这条路走下去。”

  经各地多方考证,这句话是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安吉(湖州市辖县)考察时首次提出来的。一年后,又在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再次提出。

  这座滨湖城市也正因为这句话产生了改变。2015年,湖州开展了“两山论”十周年宣传,城市随处可见类似标语,甚至渔民也会脱口而出“绿水青山”。

  “生态是湖州的优势所在,这个优势如何转化成发展的优势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认为,湖州发展经济关键要发挥生态优势,做好‘生态+’的文章。”2016年3月1日,湖州市长陈伟俊回复南方周末记者。

  湖州市人均GDP排在浙江省第六位。“除了经济指标,浙江省还考核生态建设、社会建设等多个指标,后者我们相对更有优势。”陈伟俊说,以治理开发南太湖为示范,湖州正力图借生态之力超车。

  由乱到治

  “‘绿水青山’了嘛,渔民又返回太湖捕鱼了。”2016年2月27日,湖州市湖滨街道小梅村党支部书记沈伯冬在村委会办公室里,脱口而出“绿水青山”。“渔业不好,渔民不可能回太湖捕鱼的。”

  50年前,沈伯冬出生在太湖南岸的一艘渔船上。他们这些太湖渔民的老家并不在湖州,而是常年住在船上,小时候喝水只需从太湖里汲取一些到水缸,再用明矾沉淀一下。

  改革开放之后,工业企业、农村养殖直接往太湖排污。当时南太湖周边的宾馆和工厂里,只有一家宾馆有污水处理设施。湖里打上来的鱼有一股柴油味,因为周边的水泥厂,宾馆的桌子一天要擦三遍。

  而渔民自己也靠岸泊船,形成了24条船上餐饮组成的湖鲜街,生活污水直接排湖。游客们看一眼湖水,就没了吃饭的欲望。游乐园和宾馆也没有生意,上世纪90年代进驻的几家宾馆大部分倒闭了。

  为此,1998年环保部门开展了治污“零点行动”,但效果不彰。太湖污染的逐步积累,在2007年以蓝藻大规模暴发的形式集中呈现出来:油漆般黏糊糊地飘在湖上,弥散着一股饭馊的腐臭。

  太湖南岸的湖州也深受影响。

  这正是2006年8月习近平在湖州南太湖考察时看到的景象。习近平说:“南太湖带是环太湖唯一一处原生态的宝地,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开发,另一方面一定不能造成新的污染,在开发过程中不要形成败笔。”

  在这次讲话中,“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再次被提出。此后,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进行了体制改革,按照习近平的讲话对南太湖进行治理和开发。“习近平同志的讲话我几乎能背出来。”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葛伟说。

  2006年,备受鼓舞的太湖旅游度假区从习近平五千多字的讲话中挑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刻在度假区里的一块大石头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当时已在湖州干部群众中流行,有的干部还建议学习习近平讲话中的“湖光山色美不胜收”等体现湖州宜居的句子。

  为了远离漂泊湖上的凶险,也为了减轻对于太湖的污染,2007年,沈伯冬和67户渔民上岸定居,湖鲜街被拆除,造纸厂、水泥厂也纷纷关闭。取而代之的是,直接投资18亿元的月亮酒店矗立南太湖畔,造纸厂的厂房正被改造成影视城,水泥厂的矿坑填上了清水。猴年春节,度假区接待了游客78万人次,同比增长近七成。

  “湖州下决心淘汰了一批落后产能,累计投入超220亿元用于太湖治理,近几年入太湖断面水质一直保持在Ⅲ类以上。”陈伟俊说。

  铁腕治矿

  在太湖流域的水环境治理中,作为60%的太湖水的源头,“整个湖州范围内的水污染治理都是为了太湖变得更清而治理。”湖州市环保局污防处处长沈吉说。

  2015年国家“水十条”发布之前,2014年,按照浙江省委、省政府的部署,湖州下定决心清除黑河、臭河、垃圾河,连续两年获得了浙江省“五水共治”工作考核的“大禹鼎”。

  完成“在全省率先消灭市控断面劣Ⅴ类和Ⅴ类水”的任务后,2016年,湖州又提出“县控以上劣Ⅴ类和Ⅴ类水质断面彻底消除”的目标。雄心勃勃的目标并非建立在天时地利上,“我们处在东苕溪的下游,我们出去的是Ⅲ类水,水质要优于进来的水。”沈吉说。

  因为国家和省里并不考核悬浮物这项指标,水的类别提高了,视觉却没有改善。湖州“五山一水四分田”的地理特征,非金属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是长三角地区重要的建筑石料供应基地。但长期的矿山开采不仅带来了山体破坏,还有水体污染。“外地建筑商要求干净的石材,石材的清洗又在湖州当地完成,留下了大量含有渣土的废水,流入太湖的河道犹如黄河。

  因此,2012年起,联合环保、公安、国土、电力等多个部门,湖州市成立了矿山企业综合治理办公室。“以前只是十个部门临时协调机构的领导小组。后来配给了编制,这在国家和省里都是没有的。”矿治办专职副主任韩新伟介绍说,“这么重要、艰苦、专业的工作,不调干部进来没法弄。”

  在停炸药、停电、控制开矿指标等强硬手段下,顶着巨大的压力,矿企从612家锐减到32家。洗矿的废水通过压缩,渣滓成为泥饼,分离的水又可以再次利用,耗水量大大降低。

  韩新伟表示,治矿只是保护“绿水青山”的第一步,第二步则要产业升级,转化成“金山银山”。“只有行政强制推动,没有产业升级,污染会马上反弹。”

  所以,在单纯开矿的基础上,矿治办协助企业延长产业链,像积木一样先建设好房屋的板块,最后再整体运出。如此不但附加值可以增加6-8倍,还提高了行业门槛,玻璃、建材的运入,还促进了物流行业发展。

  “用不用钢筋”的推敲

  在湖州市水利局副局长张树明的印象中,这几年来,南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的每次评审,都是水利部门和勘察设计单位慎重讨论着过来的。最近一次是2016年2月21日,猴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勘察设计单位一定要钢筋做地脚,我们不同意用钢筋。”

  太湖流域的河流如毛细血管网,层层回流,润泽了富庶的江南,再与太湖这颗大心脏连接。可是,贯通的河道被截弯取直、填堵、淤积,河流的自净能力下降。所以,张树明认为,太湖流域的水环境治理要力求保留原生态,防护设施也尽量不用钢筋混凝土,而是采取生物措施。

  “水利是兴利除害。之前除害较多,主要是防洪,对于水环境的关注较弱,‘两山论’提出后,我们的治水理念得到了提升。”张树明说。很多当地人都记得,1991年,太湖发生大洪涝,在国务院的支持下,湖州号召十万民众上工地,修了环湖大堤以防洪。

  这种治水理念的提升,张树明的理解是,一个羸弱的人,病毒一来就是大病,现在的河道濒临死亡,如果河道的自净能力强了,河道内的病毒,自己就能化解掉。

  除了河道,太湖也面临类似的问题。2013年发布的《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提出:太湖生态系统退化,由草型湖泊转化为藻型湖泊,水环境容量减小,自净能力降低,恢复健康湖泊生态系统任务艰巨。

  这些道理在渔民眼中也看得明白。沈伯冬记得,太湖里水质最好的是南太湖东面水域,因风向好,有水草,风刮了也不浑。而其他区域植被较差,东风一刮,水就浑了。

  2014年,根据《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湖州市内总投资115亿元的四大治理开始实施,主要任务正是增强南太湖水体环流,促进杭嘉湖平原河网水体流动等。

  在湖州,星罗棋布、规划有序的千年溇港文化正在复苏。

  出标准、做示范

  生态优势使得湖州能“出标准”、“做示范”。国家标准《美丽乡村建设指南》的第一起草单位是湖州安吉县政府。湖州各个管理部门也在不断探索路子。

  根据太湖治理的经验,水利局将积累的经验编制成“水利工程生态导则”,以加大河流的连通性,打通断头浜(指小死水河沟)。“五水共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市妇联,向各县区发放了“家庭护水公约”。矿山治理后,也可参照《市级绿色矿山标准》参评,进而逐级申报国家级绿色矿山。

  2014年,全国地市级首个中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落户湖州。2015年,湖州成为全国首个国家生态文明标准化示范区创建城市。“生态文明内涵丰富,从地方推进来说,在行之有效的实践基础上建立标准并加以推广,一步一步地做起来,这是我们的一个重要方法。”湖州市生态文明办副处长沈健说,湖州计划2016年出台十个标准。

  2015年,湖州又与呼伦贝尔等城市一起被列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和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试点。之后,湖州市联合中科院地理所编制了全国首张市、区县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

  虽然面临着基础数据缺乏、技术力量薄弱等因素制约,湖州市还是争取在2016年4月底前,编制形成2011-2015年各年度的全市及各区县、乡镇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进而从2016年5月起,开展区县、乡镇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

  对于太湖而言,示范的任务则更重:建设部门的绿色生态城、林业部门的湿地公园、旅游部门的生态旅游区……

  湖州获得地方立法权后,把第一部实体法规的内容锁定为生态文明建设,率先启动了《湖州市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条例》的立法工作,今年将正式出台。

  在鑫远集团副总裁贺韧看来,作为企业重点发展的健康产业方向,南太湖是“长三角区域,最适合投资的。”集团斥资百亿于此,是因为看中了这里的生态环境。他专门调研过蓝藻问题,认为“加强治理后,水已经很灵动了,但很清有时还是谈不上。”虽然夺得治水“大禹鼎”,但市长陈伟俊认为,“治水工作只是画上了一个漂亮的逗号,远没有画上句号。”

  环境建设确实不是一地一市的力量可以完成,近年来出现的“APEC蓝”、“乌镇蓝”,就充分说明在环境建设领域加强区域合作不仅很必要,而且很管用。


来源:新华网


  • 下属单位
  • 省部委网站
  • 各省级地质局网站
  • 其他链接

济南基地: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经十东路33699号     邮编:250104    电话:0531-86517100    传真:0531-86517188    邮箱: mtkc@shandong.cn

泰安基地:山东省泰安市长城路48号    邮编:271000    电话:0538-8265645    

山东探矿博物馆  电话:0531-68972878  邮箱:sdtkbwg@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011202000440号        鲁ICP备05016092号